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美國貿易十大關鍵事實


2017年,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為3370億美元,而且逆差每年都在惡化。圖為裝載著集裝箱的貨船在中國青島港口。(Getty Images)

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達到3370億美元,且每年惡化。

中共政府幫助中國公司進行網路間諜活動、傾銷等,背信棄約; 美國因中共的行為多年來承擔了巨大成本。 而川普正在出現一個意想不到的優勢: 信譽,就貿易而言,已經取得很大進展。

編譯 _ 李清怡

美國總統川普在競選時稱中共「正在掠奪我們的國家」,如今,他兌現承諾,宣布對中國的鋼鐵、鋁和其他產品徵收關稅,恐引發貿易戰。紐澤西大學羅格斯商學院(Rutgers Business School)教授康崔特(Farok J. Contractor)在《耶魯全球線上》(Yale Global)發文分析十大關於貿易關係的事實,突顯了中美兩國所面臨的挑戰。

中美十大貿易關係

1. 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為3370億美元,且每年惡化。由於美國在服務業貿易方面為順差,因此,單就貨物方面的逆差就更糟糕。

2. 美國對進口產品實行1.6%的加權平均關稅,美國之所以成為迄今為止世界上最大的進口國,這是部分原因。世界銀行的數據顯示,大多數發達國家的平均關稅低於5%。

3. 幾十年來,美國對世界其他地區都是逆差,金額為5660億美元。在貨物方面,日益增長的逆差為7960億美元;而在服務業方面,美國呈順差,也是增長的,為2300億美元。從所有國家的進口總額為2萬8950億美元,其中中國製造的達5240億美元,占美國進口總額的18%。

4. 美國對少數國家為順差,大多數是小國。美國順差最大的15個國家包括荷蘭、英國和危地馬拉,總額僅約1480億美元。

5. 美國是全球主要的服務輸出國。美國出口的服務量超過其從世界其他地區的進口量,順差為2300億美元。美國是具有創業文化的創新大國。

6. 中國在美國商品逆差方面起著主要作用。商品和服務都算上,中國占美國總體貿易逆差的59%:中國為3370億美元,而總逆差為5660億美元。

中國的代工公司富士康為蘋果組裝手機,每組裝一只手機,蘋果支付大約10美元,而各種零部件來自多個國家。富士康將組裝好的iPhone運往美國,價值大約220美元,其中零部件210美元,組裝費用為10美元。海關紀錄表明,中國組裝只增加10美元的貿易價值。而iPhone的零售價649美元減去220美元,相當於蘋果有429美元的毛利,這並沒有在貿易數據中顯現。中國增值10美元的總值則為1.5億美元,也就是1500萬部iPhone總價值33億美元的4.5%。

7. 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其他地區都在為美國的貿易逆差買單。美國政府的支出超過國內稅收收入,在過去的35年美國政府大部分時間都是赤字。

8. 所有的政策都會創造贏家和輸家,但在國際貿易中,贏家多於輸家。總的來說,當今,大多數美國人的收入、健康、教育和前景比他們的父輩要好,失業率創歷史新低,普通美國人享有全球最高的稅後購買力。

9. 在幾乎所有的案例中,被控「傾銷」的公司都沒有賠錢。當不擇手段的進口商以低於成本的價格出售產品並在競爭中傷害當地生產商時,就會發生傾銷。

這種傾銷迫使當地生產商降低價格,偶爾會迫使他們裁員並關閉生意。川普政府指責中國鋼鐵和鋁製品企業傾銷。

10. 中國公司渴望西方的技術和公司機密,而中國政府有意幫助:中國的法規阻止一些外國公司在中國投資和做生意,除非其願意與當地某家公司成為合作夥伴;中共政府毫不隱諱幫助中國公司進行網路間諜活動。

過去40年來,美國的貿易逆差與政府赤字相關。只要如下三個條件持續,這一模式就將持續:

‧外國投資者和國內投資者繼續相信美元是避險資產,投資美國國庫券和債券。

‧外國工人的工資仍然低於每小時5美元。

‧美國就業保持在可承受的水平。

信任差距

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副教授鮑爾丁(Christopher Balding)在《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發文說,隨著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貿易糾紛,美國總統川普正在出現一個意想不到的優勢:信譽。

就貿易而言,川普已經在很大程度上取得了進展。正如他所承諾的,他已經退出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並就一系列外國商品通過重新談判和設立關稅,與加拿大、墨西哥和韓國達成了貿易協定。

相反,中共對貿易一次又一次無休止的承諾侵蝕了其信譽。多年來北京一直發誓要遵守國際規範,並為外國公司提供公平的競爭環境,但從未改善。它曾經承諾「全面開放」,卻保持了世界上最封閉和受保護的經濟體之一。中國的歐盟商會最近使用了「承諾疲勞」(promise fatigue)一詞來描述外國公司是如何看待這種情況的。

針對中共在諸多領域採取的貿易保護程度,川普認定這是一個真正的問題。而中共承諾開放市場則是不可信的,因此美國在談判中有決定性的優勢。

今年4月,美國司法部禁止美國公司向中興通訊輸出技術服務,這並不是單純因為與伊朗和北韓之間的貿易往來,是因為「在和解談判期間(和)在觀察期間做出了虛假陳述」。換句話說,美國政府發現中興缺乏遵守美國法律和自己協議的信譽,從而採取了極其嚴厲的懲罰。

信任差距並不止於此。外國公司對於能否在中國受到公平的待遇沒有信心。同時,華盛頓認為,多年來由於中共的行為和背信棄約,美國已經承擔了巨大的成本。◇

 

你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