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北京回頭搞計畫經濟 恐無路可走


習近平9月25日抵達黑龍江省考察,他首先到七星農場北大荒精準農業農機中心,了解糧食生產和收穫情況。底圖為黑龍江省甘南縣受污染的玉米田。(新紀元合成圖)

幾十年前的「大飢荒」,令人記憶猶新,更令習近平揮之不去。

知情者說,與中美貿易戰相比,習近平最擔心的是大飢荒重現!

一旦歷史重演,所謂「中國夢」必然破碎,隨之而來的更是社會主義苦難的降臨!

《封面故事5-1》情勢危急 回頭搞新的計畫經濟 四中全會將變調 百姓再過苦日子

《封面故事5-2》北京回頭搞計畫經濟 恐無路可走

《封面故事5-3》港珠澳大橋開通 習近平全程只講一句話

《封面故事5-4》中共不斷調控房地產 房子反而吃人了

《封面故事5-5》美國退出中程核導彈條約 劍指中共

文 _ 齊先予

習為何北上?糧食危機怵目驚心

為何習近平在9月25日選擇去東北視察、並提出糧食要靠自己呢?

因為大陸糧食出現了嚴重危機。

有接近中南海高層的知情者對美媒稱,「除了中美貿易戰越演越烈外,真正黑雲壓頂的是中國面臨的日趨嚴重的糧食危機。」


《新紀元》早在八年前的第198期(2010年11月18日出刊)封面故事中,就預言了「中國糧食危機」。(新紀元)

文章說,糧價是百價之王,糧價預期上漲成為引發通貨膨脹的「領頭羊」。幾十年來,中國地方政府在GDP的指揮棒下,掀起一波波的「圈地運動」,無數村莊在消失,中國僅有的全球7%的可耕面積進一步縮減,由於污染加劇,資源耗竭,糧食生產正在步步萎縮。如何養活這個星球上的四分之一人口呢?在進口糧食的同時,中國政府引進了基因改造技術。

2009年11月27日,中國農業部批准了兩種基因改造水稻、一種基因改造玉米的安全證書,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允許主糧基因改造種植的國家,引起民間強烈反對,因為基因改造作物都是絕育產品,必須永遠依賴跨國公司出售的種子、化肥,中國的糧食資源將完全受制於他國。糧食是國家的命脈,未來中國的命脈在哪裡呢?

據一位中共鄉黨委書記對上級官員坦言:「10至20年後,中國將無農民。」這位農村官員說:農業生產力低下,成本遠高於發達國家。政府發現補貼農民種地,還不如低價進口國際農產品。而沒有政府補貼,農民種地就會虧本,只好另尋生路。農村年輕一代基本不會農活。另外村選舉從村級開始,早已經異化和黑社會化。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中國2017年的糧食自給率已經從2015年的94%下降到了2017年的86%,甚至有著進一步下降的趨勢。2017年中國大豆淨進口9542萬噸,稻米淨進口283萬噸,小麥淨進口442萬噸,玉米淨進口274.4萬噸。

儘管官方宣稱,2017年進口糧食總量超過了我國2017年糧食總產量的20%,但中國的稻米和小麥的自給率均在95%以上,口糧安全性沒有問題。

不過這個數據是假設各級糧站上報的數據是真實的,但事實上,中國生產糧食的數量可能誇大虛報了很多。

有知情人在網上透露:「基層糧庫的作假虛報數量也很嚇人,8500噸敢報2萬噸,虛報了3倍多,這樣層層摻水才有了年產一萬億斤的大豐收。中國的統計數據太假了,根本沒法信!」

假如真的糧食產量虛報3倍,這樣算來,中國依靠進口糧食可能達到了60%!

2008年3月在全國人大政協兩會上,著名雜交水稻專家袁隆平提交了一份提案:「有些國家儲備糧庫是空的,這些人虛報是有好處的,他們可以從國家拿補貼,還可以拿倉庫來存其他東西,這是很嚴重的問題。下面到底存了多少糧食,建議國家好好查一查!」

還沒等國家調查,大陸媒體相繼曝光了至少三起大型糧庫虧空案。處於江南魚米之鄉的安徽當塗糧庫,統計數據上這裡儲存著中央、省、市三級儲備糧約8萬噸,但實際上糧倉裡空無一物,大門落滿灰塵,鐵鎖布滿鐵鏽,當地其他糧庫也大多是「三年無糧可賣了」。在黑龍江富錦九零糧庫這個號稱亞洲最大糧庫的中國糧食儲備基地,裡面連發黴的陳米糧都被糧庫主任和職工偷盜出去賣得差不多了,儘管抓了幾人,但糧食卻追不回來了。12月四川榮縣國家糧食儲備庫發生火災,救援人員發現,糧庫內存儲的不是糧食,而是果凍、可樂。

正如1998年5月朱鎔基總理去安徽南陵縣峨嶺糧站視察時,看到滿庫的糧食非常高興,還對外宣稱,中國糧食多得倉庫都裝不下。不過事後有糧站職工舉報說,那是當地官員用了四天時間連夜從外地突擊調運了1031噸糧食的結果。

即使按照這些虛報的數據,中國的庫存糧食僅夠吃幾十天。一旦中國與其他產量大國比如美國、加拿大關係惡化,國外糧食又買不進來,那時的中國人該咋辦呢?

這也許對於家庭餐桌糧食浪費率10%以上的中國人來說,是從來沒有想過的問題,但習近平不能不想。

幾十年前的「大飢荒」,令人記憶猶新,更令習近平揮之不去。知情者說,與中美貿易戰相比,習近平最擔心的是大飢荒重現!一旦歷史重演,所謂「中國夢」必然破碎,隨之而來的更是社會主義苦難的降臨!

王岐山任新職 想靠以色列搞創新

也許是體諒到習近平的擔憂,王岐山也開始積極行動了。

中共要自力更生,就需要自己搞創新。全球最大的創新中心當然是美國,如今美國對中共實施技術禁運,中共只好另闢奇徑。

中共外交部10月18日宣布,王岐山將於10月22日至30日訪問以色列、巴勒斯坦、埃及和阿聯酋,並在訪以期間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共同主持「中以創新合作聯合委員會」第四次會議。

該消息顯示,王岐山已接任中以創新合作聯合委員會中方主席,而以色列被世界公認為僅次於硅谷的全球第二大科技創新基地。


王岐山訪問中東,顯示已接任中以創新合作聯合委員會中方主席。圖為10月24日王岐山(右)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左)使用無線電遙控器駕駛一輛電子車。(AFP)

據公開資料,中以創新合作聯合委員會是中以政府間合作論壇組織,於2015年1月成立,首任中方主席為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當時劉延東在國務院內部分管教科文衛。今年中共「兩會」上,國務院領導層換屆,新任副總理孫春蘭分管教育衛生,主管科技的則是劉鶴。

有人分析,中方主席從副總理變更為有「第八常委」之稱的王岐山,表明中方有意提升該委員會的規格,也突顯了貿易戰背景下,北京對科技創新的重視。

今年以來的中美關係中,中興事件和貿易戰幾乎同時成為關鍵詞,在這兩方面中方都處於挨打的一方。其中在科技領域,中共官方宣傳曾一度宣稱中國科技趕超美國,但今年4月中興因違反美國規定並撒謊,遭到美國禁售芯片後,業務快速陷入癱瘓,在付出沉重代價後才恢復運營,這讓中國上上下下都看清了,我的國其實不厲害。

事實證明,中國的科技繁榮,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西方技術的基礎之上的。如今中共想依靠以色列等國來幫助其科技發展。但以色列一直有求於美國,估計也不會把最先進的科技轉讓給中共。

9月25日,美歐日貿易部長會議發表聯合聲明,譴責第三國的政府補貼、強制轉移技術、政府干預市場等,針對「中國製造2025」的意味明顯。這顯示美歐日圍堵北京的戰線正在形成,北京所謂「聯歐聯日抗美」的期望落空。

面對內憂外患的困境,中共副總理劉鶴主持的頂級智囊團「50人論壇」,9月16日舉行座談會,大多數人都在直言指責北京經濟政策,顯示出體制內部的不安。有學者評論說,中共官學商的頭面人物,對目前的現狀不是焦慮,而是恐懼。

在中共高層分工當中,王岐山一直沒有涉及科技領域。據官方8月8日公布消息,調整後的「國家科技領導小組」,由李克強任組長,劉鶴任副組長。

但王岐山介入科技創新的動向似乎有跡可循。9月18日,王岐山會見美方商界人士後,就曾到江蘇和上海調研「科技創新」三天,罕見為這一領域工作發聲打氣。

王岐山先後到了南京大學、中科院上海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等高校和科研院所,常州市中國以色列常州創新園、上汽集團、GE中國科技園、中國商飛設計研發中心等企業和產業園區,考察科學研究、技術創新、市場經營、中外合作等情況。

科技創新事關被北京視為「核心利益」的「中國製造2025」計畫。有分析指,王岐山正式介入科技領域相關職責,顯示王的角色已經不限於國家副主席這個榮譽職務。


科技創新事關「中國製造2025」計畫。有分析指,王岐山正式介入科技領域相關職責,顯示王的角色已經不限於國家副主席這一榮譽職務。(大紀元資料室)

中共為何要搞計畫經濟?

《新紀元》周刊在第569期(2018年2月8日出刊)特別企劃中,發表了〈黨媒提消滅私有制 逼中共對馬列公開表態〉一文。

2018年1月,中共中央委員會機關刊物《求是》專欄「旗幟」的官方微博上,刊登了人民大學教授周新城的文章〈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文章稱共產主義就應消滅私有制,並搬出馬恩列鄧語錄和共產主義原教旨主義理論,猛烈抨擊當今中國社會中的自由主義私有化思潮;加上官修的新版歷史教科書大幅淡化文革十年浩劫造成的災難,使人們不禁懷疑,兩件事是否存在某種內在關聯?是否傳遞了當權者的新動向?引起人們的擔憂。

的確,現在的中共是掛羊頭賣狗肉,實際搞的是權貴資本主義,但表面上還是搞社會主義。這就給當今的北京最高掌權者兩種可能的道路:一是仿效世界發達國家,真正走資本主義道路,這是人類正常的社會制度,二是重新回頭走社會主義道路,這是共產邪靈毀滅人類之路。

其實19大後,北京當局就悄悄在走第二條路了。


社會主義道路,是共產邪靈毀滅人類之路。19大後,北京當局就悄悄在走第二條路了。(AFP)

時事評論員曾節明在文章中說,新華社2018年1月15日報導了〈全國95%的鄉鎮又有了供銷社,將逐步恢復計畫經濟體制〉,文中透露:「五年來,我國恢復重建基層供銷社一萬多家,總數超過三萬家,鄉鎮覆蓋率從2012年的56%提高到目前的95%。」也就是說,早在19大前,復辟計畫經濟,就已經邁出了第一步。

復辟計畫經濟,意味著重新搶劫。1月下旬,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的《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自2001年之後,時隔17年,再次掀起「嚴打」運動,這無非是把民營業主當作「黑惡」勢力來搶劫,既二茬搶私為公,打造計畫經濟的基礎,又投合愚民刁民的嫉妒心,以騙取民心。

文章認為,習近平當局為何要復辟計畫經濟?因為在年輕人口崩盤、製造業崩盤、房地產泡沫、社會養老斷裂、外貿全面滑坡五大危機的衝擊下,中共國經濟崩潰已近在咫尺,非復辟計畫經濟不足以「維穩」!

但是,中共復辟計畫經濟必然以慘敗收場,就像晚清載灃重申「留髮不留頭」的祖制、重操滿洲親貴集權的折騰一樣,最終激出革命和政變來。

曾節明在2018年3月發表文章〈習近平的「供給側改革」就是向計畫經濟倒退〉,指什麼是「供給側改革」?從字面上說,就是生產一側的改革,也就是對產業結構、產量、產品質量等諸方面的改革,這與包含投資、消費、出口三要素的需求側改革相對應。

本來是一個明白的概念,但被官方閃爍其詞,搞得人們不知所云。

懂經濟的人很快就會看出一個問題:「供給側」不合理才需要改革,那麼「供給側」怎麼算「合理」、「不合理」?誰說了算?誰來判斷?

在市場經濟社會,這全然不是問題,當然是市場說了算、市場來判斷、市場來調整……但在中共那裡,顯然不能由市場市場說了算,而必須由政府說了算、政府來判斷、政府來調整。

也就是說,要將現行的部分市場調節功能大把地收歸政府!

事實上官方早已經在這樣做了,在「供給側改革」的「去產能化」戰役中,以「環保」、「優化產業結構」為名,選擇性地將大批民營鋼鐵企業活活打死,不由分說,毫無補償,一聲令下,統統關門。而國企污染更大,它為什麼不關,單叫民企關門?

總是走最容易的路 最後無路可走

中共走到今天這一步,中國經經濟千瘡百孔,製造業下滑,出口減少,股市下行探底,消費增長減少,債務就像一顆炸彈隨時會被引爆等等,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中共執政者選擇了最容易走的路,結果走進了死胡同。

10月上旬,深圳上善若水投資合夥企業創始人兼投資總監侯安揚,撰文小結了過去10年來中共的經濟政策,他表示:「過去多年的經濟刺激,每一次都有理由去選擇當下趨利避害的道路,但最終還是迴避問題、把問題拖延到最後。」

文章從2008年官方投資4萬億開始。「當時為了應對金融危機,我們就搞了4萬億這麼大的刺激。說是4萬億,疊加地方政府的錢,就已經是十萬億了。2007年,社融規模是6萬億;2008年,是7萬億;2009年,直接變成14萬億。

到2010年經濟過熱,很多項目已經開工了,沒法停下來,銀行監管也日趨嚴厲。慢慢就有些聰明人通過信託等方式開始融資,影子銀行開始萌芽。

2013年,一開始想著把問題掐在萌芽中,但是很快搞了錢荒出來。這可不行啊,太難受了。當然這個事情也搞得過頭,違背了金融市場的基本規律。但之後,各種政策開始鬆綁,接下來就是什麼資管通道啊,基金子公司啊,過量的信貸就開始出來。


過去10年來中共的經濟政策,違背了金融市場的基本規律,債務就像一顆炸彈隨時會被引爆。(大紀元資料室)

2014年,整個資本市場的利率大幅度往下走,影子銀行問題已經被監管層提及。但是,確實沒有任何抑制的舉措。整個政策都是在嘴上喊喊而已。這一年,有個提法開始出來,就是擴大直接融資市場。這下好了,股市上漲成為一種政治正確。但凡發動國家牛市的,都沒有好下場。這國家牛市,法國搞過,科威特搞過,最後都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2015年年中,股市開始崩盤。為了應對崩盤,就開始用國家隊來救市。但是,救市的資金入市太早,導致國家隊巨虧N萬億。如果貿然退出,那簽字同意救市的領導就有把柄了,最後還是留在市場裡不停地割韭菜。這下又引發了A股市場生態的巨變。

當時因為救市,引發了匯率不穩(當然央行貨幣換錨是更核心的因素),人民幣開始進入貶值趨勢,為了應對資本外逃,就進行了外匯管制,到今天管制反而越來越多。

2015年下半年,為了應對國企利潤下滑帶來的問題,以及股市崩盤等的問題,又搞了供給側改革,住房去庫存等。我當時評估這個在未來會造成嚴重的問題,一是消費力下降,二是房地產風險驟然上升。說實話,當時真的是失望透頂。

2016至2017年整個經濟處於補庫存階段,稍微緩和了。但是,一個特別嚴重的問題其實已經埋下來了,那就是房地產。

從2016年起,如果算2018年的話,連續三年居民的負債累計增加有20萬億。按照按揭還款的正常比例,怎麼一年也得多一兩萬億的還本付息來。那怎麼辦?只有減少消費了。

到2018年年中,消費開始斷崖跳水。

到現在,媒體猛然發現這些政策都帶有巨大的副作用,整個經濟有一種彈盡糧絕的感覺。但回顧過來,整個政策變動的前因後果串起來,我就發現一個事情:這些都是短期拖延問題從而造成長期問題的做法。好像短期最優的做法是不得不這樣做,誰上來都一樣,但是最後的結果就是問題不可避免的集中爆發。

因為金融危機;出臺4萬億政策;因為4萬億政策,產能過剩問題出現;因為產能過剩問題,想著去轉移槓桿;因為想著轉移槓桿,就想著搞國家牛市和房地產漲價去庫存;因為股市和房市都圈了錢了,進而又出現居民消費下滑問題。

一環扣一環,每次都有道理,最後的因果鏈非常明顯:一直走最容易的路,最後無路可走。」

由於作者在大陸,很多話他還沒說透。中共高層就是只會他們以前熟悉的東西,假如真的走計畫經濟的老路,那會比作者說的無路可走更加可悲。◇

新紀元周刊 第606期

新紀元周刊 電子雜誌 一年訂閱 ( 點擊進入 )

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機場書店

香港機場、新加坡樟宜機場、台灣松山機場、台灣桃園機場、台灣高雄機場、台灣台中機場等。

一般書店

香港田園書店、台灣誠品書店、台灣三民書店、台灣建弘書店等。

其他販售處

請逕洽各國服務處或地方書店。

特朗普的中國政策

一路走來,從國際局勢變化到面對北京政府的心路轉折,如何演變?且看分曉: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