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基因編輯嬰兒開首例震驚全球 賀建奎的瘋狂後臺


深圳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主導的「基因編輯嬰兒」實驗被披露後,國內外的批評、譴責如同暴風驟雨一樣,鋪天蓋地而來。(AFP)

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從11月27日到29日在香港召開,就在此前一天,11月26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的官方網站人民網,刊發了〈世界首例免疫愛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的報導。

報導稱,深圳的科學家賀建奎宣布,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gene editing)嬰兒已於11月在中國大陸誕生。這對雙胞胎的一個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後即能天然抵抗愛滋病。

這是世界首例基因經過人工編輯後出生的嬰兒。一時間,霍金預言的被改動基因的「超級人類」彷彿就要出現了,這是關係人類未來生存命運的大事,人們不可能不關心,也不可能不擔心。

人民網在搶先發稿時,絕沒想到一則所謂「為國爭光」的「世界首創」科技新聞,彷彿是「晴天霹靂」,讓國內外震驚不已。不但海外媒體一致譴責,就連國內學者和大陸官方都一改常態、竭力批評,最後這條真實的報導不得不被刪除。

不過即便在輿論一面倒對賀建奎提出種種批評和質疑之後,賀建奎在眾目睽睽之下還說自己很自豪,這不禁讓人想問:賀建奎的後臺到底是誰呢?


(Getty Images)

《封面故事3-1》首例基因編輯嬰兒震驚全球 賀建奎的瘋狂後臺

《封面故事3-2》中共邪惡基因 培育出科技狂人

《封面故事3-3》全球警惕中共 打開潘朵拉魔盒

 

文 _ 王淨文

兩個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

11月26日,大陸媒體公布,深圳南方科技大學(簡稱南科大)生物系副教授賀建奎把經過基因編輯的受精卵植入母體,誕下世界首例對HIV病毒免疫的雙胞胎女嬰。

人民網報導宣稱,「這是世界首例免疫愛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也意味著中國在基因編輯技術用於疾病預防領域實現歷史性突破。」


中共官媒報導世界首例免疫愛滋病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這一消息令學術界和公眾感到震驚,引發巨大爭議與譴責。(shutterstock)

賀建奎介紹說,基因編輯手術比起常規試管嬰兒多一個步驟,即在受精卵時期,把Cas9蛋白和特定的引導序列,用5微米、約頭髮二十分一細的針注射到還處於單細胞的受精卵裡。他的團隊採用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這種技術能夠精確定位並修改基因,也被稱為「基因手術刀」。

報導指出,這次基因手術修改的是CCR5基因,而CCR5基因是HIV愛滋病毒入侵機體細胞的主要輔助受體之一。此前資料顯示,在北歐人群裡面有約10%的人天然存在CCR5基因缺失。擁有這種突變的人,能夠關閉致病力最強的HIV病毒感染大門,使病毒無法入侵人體細胞,即能天然免疫HIV病毒。

報導引述美國哈佛醫學院遺傳學教授、基因工程專家丘奇(George Church)說:「考慮到HIV對全球公共健康的威脅有擴大的趨勢,我認為賀建奎選擇了一個非常好的目標基因。」

這裡值得注意的是,人民網報導引用的只是對人類胚胎基因做修改有利的數據,卻避談更多可能的害處。而丘奇教授是事件至今唯一公開聲援賀建逵的專業學者。

更多學者質疑該實驗的必要性,因為愛滋病毒不能感染精子和卵子,愛滋病不是遺傳病,完全可以阻斷因父親患愛滋病影響胎兒的可能。那麼設計造出愛滋病免疫人項目的目的是什麼呢?或許只是一個噱頭。

而且賀建奎做出的兩個女嬰雙胞胎,其中一位的兩個等位基因都被修改,而另一位女嬰只有一個被修改,這使她仍然可能感染HIV愛滋病毒,於是兩個嬰兒成為「絕佳對照實驗品」,就像實驗室裡的小白鼠,一生的命運都可能因為這次基因剪刀手術而徹底改變。

在很多國家,這樣的基因手術大多是被禁止的,假如要通過,就必須經過正規嚴謹的醫學倫理委員會的批准。2003年中共科技部和衛生部聯合下發了12條《人胚胎幹細胞研究倫理指導原則》,也是這個規定。

11月26日下午,有媒體貼出了一份倫理審查申請書,那是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的醫學倫理委員會,批准了賀建奎在該醫院申請的CCR5基因編輯科研項目。上面有七個人的簽名,其中一名牙醫和一名麻醉師,這根本不符合規定。

122位大陸科學家厲聲譴責

11月26日下午5點多,微博「知識分子」發布「科學家聯合聲明」,對上述研究表示堅決反對和強烈譴責。這些學者來自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北京大學、復旦大學以及美國史丹福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等名校,表達對人體基因改造工程的「堅決反對、強烈譴責!」

據第一財經報導,這次聯合聲明由122位科學家共同簽署。聲明認為,CRISPR基因編輯技術準確性及其帶來的脫靶效應在科學界內部爭議很大,在得到進一步嚴格檢驗之前直接進行人胚胎改造,並試圖產生嬰兒的任何嘗試都存在巨大風險。

深圳和美進行的所謂生物醫學倫理審查,形同虛設,直接進行人體實驗,只能用「瘋狂」來形容。

聲明說,科學上此項技術早就可以做,沒有任何創新及科學價值,但是全球的生物醫學科學家們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為脫靶的不確定性、其他巨大風險以及更重要的倫理及其長遠而深刻的社會影響。

最後聲明表示,「對於在現階段不經嚴格倫理和安全性審查,貿然嘗試做可遺傳的人體胚胎基因編輯的任何嘗試,我們作為生物醫學科研工作者,堅決反對和強烈譴責。」

聲明最後指出:「國家一定要迅速立法監管,潘朵拉魔盒已經打開,我們可能還有一線機會在不可挽回前,關上它。」

很多網友表示,賀建奎編輯人類胚胎細胞的行為,和楊永信治療網癮之類的行為本質是一樣的,並沒有多少理論和實踐創新,而是別人不屑於做或者不恥於做的事情。

國外專家:科學界一場巨大的災難

對此,國外專家也強烈譴責。

德國之聲11月26日報導,神學家、德國倫理理事會主席彼得.達布洛克表示:「這對科學界來說,無疑是一場巨大的災難。」他還說,「全球科學峰會將在香港召開,議題之一就是如何以負責任的態度進行人類基因編輯。而就在此前一天公布了這樣一個試驗結果,只能說這是對科學態度負責的一種蔑視。」

達布洛克呼籲,政界必須盡快關注這一話題。他說,「鑒於中國所出現的發展勢頭,有必要考慮建立起類似於國際原子能機構那樣的監管機構。」

《金融時報》報導,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人類胚胎學教授喬伊斯.哈珀(Joyce Harper)表示,賀建奎聲稱的內容「過早、危險和不負責任」。


發明基因編輯技術CRISPR的麻省理工學院華裔教授張鋒表示憂心,要求停止做胚胎的基因編輯。(宋碧龍/大紀元)

有「DNA編輯大師」稱號、發明基因編輯技術CRISPR的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華裔教授張鋒(Feng Zhang)26日發聲明表示憂心,要求停止做胚胎的基因編輯。

張鋒27日出席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時也對媒體表示,他對基因編輯嬰兒發生在中國大陸感到吃驚:「我記得參加第一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時,當時大家對編輯人類胚胎有很強的共識,認為這件事情是不可以做的。」

事實上,中共科學家率先挑戰人類道德底線已經不是第一次。

2015年,中山大學生物學副教授黃軍就利用最新的基因編程技術CRISPR/Cas9修改了人類胚胎β珠蛋白基因,以期望實現對地中海貧血遺傳病的基因治療。

此舉受到全球科學家的強烈抗議和批評。因此,在美國華盛頓召開的第一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上,經過激烈討論,最後發表了一份聲明,明確劃出了一道不得逾越的「紅線」:禁止出於生殖目的而使用基因編輯技術改變人類胚胎或生殖細胞。

美聯社也報導了中外專家對此危害性的警告,譬如:被修改的那個基因雖然可以使人不易感染愛滋,卻可能會令人更易死於流感。《大西洋月刊》科學專欄撰稿人Ed Yong曾指出,「很少有功能單一的基因,編輯數千種基因會讓身體陷入難以預料的境地。比如說,刪掉CCR5基因可以讓人們免疫愛滋病病毒,但也讓他們死於西尼羅河病毒的風險高上13倍。改造FUT2基因可能降低患I型糖尿病的概率,但也增加了感染諾瓦克病毒的風險。」

中共批准 南科、深圳各方都在說謊

賀建奎是從美國留學後以「千人計畫」的名義回國的,並拿到了深圳市給的孔雀計畫資助。賀建奎也公開對外媒表示,他的工作得到了學校的支持和政府的資助。隨著輿論的強烈質疑,涉事的各方也緊急撇清關係。

對於媒體曝光和美批准了賀建奎的倫理審查,26日下午15時40分,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總經理程珍稱,該院沒有和賀建奎合作過。但在該研究的註冊信息網頁上發現,研究實施地點明確寫著:深圳和美婦兒醫院。

在下午122位學者聯名抗議後,26日晚間,南方科技大學也發聲明稱,賀建奎副教授於2018年2月1日停薪留職。其對人體胚胎進行基因編輯研究一事,南方科技大學將進行調查。他們對於賀建奎的研究「深表震驚、嚴重違反倫理」,並表明賀建奎的研究工作都是「在校外開展,校方與生物系一概不知情」。

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也表示,從未立項資助「CCR5基因編輯」、「HIV免疫基因CCR5胚胎基因編輯安全性和有效性評估」等自由探索項目,亦未資助南方科技大學賀建奎、覃金洲及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在該領域的科技計畫項目。


賀建奎申請的研究註冊上寫明經費或物資來自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下的科技創新自由探索項目。將基因編輯技術用於人體胚胎臨床試驗,這是得到中共官方批准的。圖為深圳市。(AFP)

但澎湃新聞11月27日報導,該研究已在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獲得註冊號為:ChiCTR1800019378,上面寫明:該項目的經費或物資來自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下的科技創新自由探索項目。

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官網上的《HIV免疫基因CCR5胚胎基因編輯安全性和有效性評估》一份註冊信息顯示,該項目補註冊於2018年11月8日,最近更新於11月26日。研究課題的正式科學名稱為「基因編輯人類胚胎CCR5基因安全性和有效性評估」。此前網上流傳的《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醫學倫理委員會審查申請書》正是該項目的倫理委員會批件。

這也讓中國成為第一個違背國際規則,將基因編輯技術用於人體胚胎臨床試驗的國家,因為這是得到中共官方批准的。

據網頁註冊信息,該研究的經費或物資來源為「深圳市科技創新自由探索項目」。經查詢,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每年都會舉行「基礎研究自由探索項目」申請、公示。

在輿論的強烈質疑下,深圳市衛生計生委醫學倫理專家委員會稱,該項試驗進行前並未向該部門報備。

根據註冊信息,該項目申請人為覃金洲,研究負責人為賀建奎,申請人所在單位為南方科技大學,批准該研究的倫理委員會為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倫理委員會,該項目的試驗主辦單位(項目批准或申辦者)為南方科技大學和「莆田系」醫院——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

後來,深圳市衛生計生委醫學倫理專家委員會表示,該項目未按要求備案,已啟動對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倫理問題的調查,但至今沒有調查報告出來。

和美醫院涉莆田系 否認審查同意書和接生


賀建奎申請的研究註冊上寫明經費或物資來自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下的科技創新自由探索項目。將基因編輯技術用於人體胚胎臨床試驗,這是得到中共官方批准的。圖為深圳市。(AFP)

賀建奎團隊出具了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的醫學倫理審查同意書,以佐證研究的真實性和正當性。但該醫院官方向《新京報》否認,「露露和娜娜並不是在我們醫院出生的,也從未聽說過醫院在進行相關實驗。」

不過這種否認沒有力度,因為很可能露露娜娜的母親是在和美做的人工植入編輯過基因的胚胎,即使懷孕後她在北京或上海生出孩子,這都不重要了。

27日,在港上市的和美醫療(1509)一度大跌8%。經和美初步調查,網傳《深圳和美醫院醫學倫理委員會審查申請書》上的簽名有偽造嫌疑,且醫院未召開醫院醫學倫理委員會會議。

據悉,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的法人為林玉明,是福建人,他也是和美醫療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在業內,林玉明被看作是第二代「莆田系」醫院的領軍人物。2016年5月,中國大學生魏則西事件轟動全國,令搜索引擎巨頭百度、軍方醫院及莆田系聯手欺騙患者的醫療黑幕曝光。

2016年11月,和美醫療被泰康人壽併購。泰康人壽由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外孫女婿陳東升執掌。據媒體報導,「莆田系」掌握著中國大陸80%的民營醫療份額。

11月27日,和美醫院的總經理程珍向陸媒表示,她已經詢問過相關人員,他們都表示有關報告上的字跡雖然「很像」,但並沒簽過這樣一份文件。程珍特別強調,和美醫院從未參與賀建奎及其研究團隊在網上提及的「基因編輯嬰兒」的任何實驗環節,該院與賀建奎「沒有任何聯繫」,她也不認識此人。

不過,審查批准賀建奎做出嬰兒的,是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倫理委員會,委員會聯繫人為黃華峰,《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經查詢發現,黃華峰為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的口腔科主任和主治醫師。這就更不符合規範了。

據「天眼查」信息顯示,和美醫院的一個股東、監事林志通,曾擔任過深圳「瀚海基因生物科技公司」的執行董事,而瀚海基因是賀建奎名下的一家公司。由此可見兩家公司的密切關係。

賀建奎遭轟仍說驕傲 國際峰會批不負責任


鬧出「世界首例基因編輯雙胞胎」風波的中國科學家賀建奎28日如期出席香港學術峰會,通過演講為自己的研究辯護,並稱還有一個基因編輯胚胎可能已在受孕早期階段。(宋碧龍╱大紀元)

11月28日12時50分,處於輿論風暴中的賀建奎,出現在香港大學李兆基演講廳的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會場,並做了18分鐘的演講。隨後賀在會場接受了媒體及專業人士的提問。

賀建奎稱,原本有8對志願者夫婦以及團隊中的4個人參與基因編輯試驗,中途有一對夫婦退出了。剩下的7對夫婦中,都是父親是HIV陽性,母親是HIV陰性。有一對已經生育,對大約30個胚胎中的70%進行了基因編輯。還有一名孕婦的胚胎基因也已經被編輯過,也就是說,在露露娜娜出生幾個月後,還會有一個或兩個基因編輯嬰兒出生。

賀建奎表示,志願者都有不錯的教育背景,了解很多HIV相關知識,肯定是知道這其中可能的好處和風險,同時自己也同志願者溝通過。

當被問及如何看待已經出生的兩個基因編輯嬰兒露露、娜娜時,賀建奎表示不知如何回答。當被問:「如果這兩個孩子是你的孩子,你是否會做這個實驗?」賀建奎回答:「如果是我的孩子,在同樣的情況下,我會第一個嘗試。」

另外,當有媒體問及項目經費來源時,賀建奎說一部分是南方科技大學提供的,還有一部分是自己支付的。他特別強調個人公司沒有以任何形式參與到這個項目中。

賀建奎還稱,他沒有想到此消息會引發這麼大的反應,「對我來說,這件事被洩露給媒體是很出人意料的。」並為此道歉。


在峰會閉幕式上,峰會主席、前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大衛.巴爾的摩(David Baltimore)定性說:「對生殖細胞的編輯在臨床上的任何應用是不負責任的。」(AFP)

29日,在峰會閉幕式上,峰會主席、前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大衛.巴爾的摩(David Baltimore)定性說:「雖然我們第二次峰會的組委會對體細胞中的基因編輯在臨床試驗方面的迅速發展表示讚賞,但我們仍然認為,對生殖細胞的編輯在臨床上的任何應用仍然是不負責任的。」

官方支持 賀建奎洩密才被中共拋棄


賀建奎(右)基因編輯嬰兒出生後,人民網最先唱讚歌,號稱填補世界空白,隨即國內外科學界的強烈譴責,令中共官方的態度緊急發生反轉。(大紀元資料室)

賀建奎基因編輯嬰兒出生後,人民網最先唱讚歌,號稱填補世界空白,隨即國內外科學界的強烈譴責,令中共官方的態度緊急發生反轉。

中國遺傳學會、中國科協生命科學學會聯合體以及中國細胞生物學學會都相繼發表聲明,譴責將基因修改用於生殖目的。南方科技大學、廣東省和深圳市衛生委員會還宣布對賀建奎的實驗進行調查。

賀建奎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學生物系全體教授,以及中國122名科學家聯署聲明對他進行譴責;46名律師聯合聲明,呼籲警方對賀建奎立案。南方科技大學網站關於賀建奎雙胞胎的實驗結果無法點擊進入了,跟賀建奎有關連的大學和醫院也趕緊撇清關係;官媒的有關報導消失了等等。

29日,新華網報導,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科技部、中國科技協會等三部門負責人定性說,基因編輯嬰兒事件「性質極其惡劣,已經要求有關單位暫停相關人員的科研活動,對違法違規行為堅決予以查處」。中科協表示取消賀建奎第十五屆「中國青年科技獎」的參評資格。國家衛生部門正在對賀建奎進行調查。

中共科技部副部長徐南平接受央視採訪時表示,基因編輯嬰兒「公然違反國家相關法規條例,公然突破學術界倫理底線,令人震驚。」

一夜間,官方對賀建奎的定性,從科技新星變成了違規惡人,所有「罪行」都落到了他一人身上。人們不禁要問,這是他一個人能幹得出來的事嗎?

現在臺灣生活的前上海某大學理學教授草祭11月29日在推特上表示,「基因編輯嬰兒」實驗,是由中共上層推動,南科大負責實施,賀建奎具體執行的一項祕密計畫。

草祭分析了五點原因:一、上億以上經費,不是一個副教授能爭取到的,背後必有科技部支持;二、賀作為「千人計畫」引進南科大,能長期留職停薪做相關研究和經營活動,沒上層支持不可能辦到;三、科技部有專項經費可支持這類不能公開的研究項目;四、這麼多人被試驗,沒有國家力量辦不到。

此外,草祭還認為,賀建奎沒有醫師資格,根本沒資格進行「基因編輯嬰兒」的人體試驗。如果賀是私自籌集經費進行研究,那應該被南科大開除、應該被中共以司法制裁、還應被試驗對象起訴求償巨額賠款,但目前根本看不到這方面處罰跡象,這說明背後是政府在撐腰。

草祭說,賀的問題是「不小心洩露了國家機密」,這才是他要面對的,也是他「最大的麻煩」。

的確,中共一直在暗中搞一些侵害人權、違背國際公約的事,比如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把活人當成器官移植行業的供體倉庫,但這些事只能私下做,不能拿出來公開說。近20年來,中共一直在國際社會否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但背地裡依舊幹著滅絕人性的事。

賀建奎得到了官方的大力支持,從他創辦的瀚海基因公司的立項就可看出來。瀚海基因研製的第三代基因測序儀,是國家科技部重點研發計畫和深圳市孔雀團隊項目資助。儘管科技部副部長徐南平事發後批評賀建奎,但當初支持賀建奎的可是科技部自己。

不過,科技部支持的是基因測序儀,可能並不知曉賀建奎私下搞的基因編輯嬰兒。然而,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批准了這個項目用在人身上,註冊號為:ChiCTR1800019378,這說明官方是知曉並支持的。

賀建奎本以為「編輯基因嬰兒」的出生能使他的事業更上一層樓,哪知被中共無情的拋棄,在世界上惡名遠揚,這是沒有經歷過「文革」的34歲科技人才想像不到的。

動刀人類基因的五大危害 後患無窮無盡


修改人類基因這個被視為潘朵拉式魔盒、不能打開的技術,專家認為「基因編輯嬰兒」會帶來至少五大可怕風險。(AFP)

有專家認為,「基因編輯嬰兒」會帶來至少下面五大可怕風險:

1. 誤傷其他基因

修改人體的基因,並不像修改一個機器零件那麼容易。操作過程中很可能出現「脫靶效應」,誤傷其他基因,造成基因突變、基因缺失、染色體異位等後果。

中國科學院生物與化學交叉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椰林對BBC表示,基因編輯CRISPR技術脫靶效應很明顯,「除了目標基因外,還很可能導致其他基因損傷。這種副作用在動物身上經常發生,概率非常高,並不是一個罕見的事情。」

從賀建奎自己的實驗來看,他號稱脫靶效應為零,但事實上,別說他那些沒有成功的胚胎,就是生出來的露露和娜娜,其中一人也還有一條基因沒有瞄準成功。

2. 引發不可預期的疾病

一個基因雖然可能有某種致病因素,卻同時可能有預防其他疾病、維持人體正常生理機能的作用。

弗吉尼亞大學醫學院遺傳學家馬茲哈爾.阿德利(Mazhar Adli)在接受「生命科學」(Live Science)網站採訪時指出,這對嬰兒被刪除的基因CCR5,確實可能促成免疫愛滋病感染,但它還有更多重要功能,包括協助白細胞正常運作。

不僅如此,基因並不是獨立存在,還會不斷和其他基因互動。修改一個基因,可能影響其他基因的運作,甚至改變細胞的整體行為,對人的器官和系統都產生嚴重影響。

基因改造所導致的不良後果,是一顆長期潛伏在體內的炸彈,有可能在胚胎期、有可能在發育期、甚至有可能是中老年期才會出現。比如,如果影響生殖系統,可能等孩子長到二三十歲才能看出來;如果損傷其他器官或引發癌症,可能需要四五十歲以後才能發現。

3. 對後代造成不可逆的群體影響

對於胚胎的基因改造,並非單單是對一個嬰兒的改造,而是對整個家族子孫的改造。隨著嬰兒長大,結婚生子,被修改的基因會遺傳給後代。代代遺傳,若干代以後,會有相當大的群體帶有被改變的基因。

然而,這些改動是不可逆的,倘若基因改造在幾代之後引發大規模的、嚴重的遺傳性疾病,後果將難以控制。正如德國倫理理事會主席彼得.達布洛克所說,「對人類進行轉基因的副作用和後續反應,目前既無法預見,更不能進行控制。」

4. 人造生命

許多科學家和倫理學家擔憂,如果允許「編輯」人類胚胎,屆時就不再是疾病基因被改造,嬰兒的其他基因,如智力、外型等其他身體性能,也將被隨意修改。人們可以通過基因改造技術,隨心所欲地「創造」自己想要的孩子。原本由父母誕生而來的生命,將變成人為改造的生命。

二戰時期的納粹德國就做了類似的事。為了維護其日耳曼種族的純潔性,實施稱作「生命之泉」的計畫,安排未婚婦女匿名生育,並將這些孩子由「種族純潔健康」的父母領養,這些孩子大多被送至黨衛隊成員的家庭中。生命之泉亦會對部分成員家庭提供福利支持。同時他們有組織的遷移和迫害猶太人、罪犯、老人和殘疾人,從而釀成了種族滅絕悲劇。

由國家層面進行的基因選擇,很有可能往這個方向上發展。所以我們要警惕不要讓這種人道主義災難再次發生。

5. 生命本身的選擇權被無視

在胚胎上進行基因改造試驗,獲得的是父母的許可、相關機構的許可,而被改造的卻是嬰兒本身,以至該嬰兒下一代的生命。而這樣的改造,並未得到本人的允許。如果試驗大面積展開,意味著人類在出生之前可以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進行改造,自己無法控制;而出現任何後果,卻需自己承擔。

而《新京報》記者在南方科技大學賀建奎研究室官網,發現了針對參與嬰兒基因編輯試驗志願者的「知情同意書」。該「知情同意書」寫著:項目的主要目標是「生產」(produce)可以免疫HIV1型病毒的嬰兒,並表示不承擔超出現有醫學科學和技術的風險後果。

一直反對轉基因食品的崔永元也刊文表示,對基因編輯嬰兒出生「很氣憤,但是並不吃驚」。因為「從轉基因濫種亂吃開始的違背科學倫理的無恥行徑,不但不是醜聞,反倒是值得獎勵幾百萬的光榮。壞榜樣在前,模仿者緊跟,這踐踏科學倫理的基因編輯嬰兒一定會出來。」

但是,人吃了轉基因的食物都對身體有害,如果直接把人轉基因了,其危害之大當然不言而喻。◇

新紀元周刊 第612期

新紀元周刊 電子雜誌 一年訂閱 ( 點擊進入 )

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機場書店

香港機場、新加坡樟宜機場、台灣松山機場、台灣桃園機場、台灣高雄機場、台灣台中機場等。

一般書店

香港田園書店、台灣誠品書店、台灣三民書店、台灣建弘書店等。

其他販售處

請逕洽各國服務處或地方書店。

中美貿易戰迄今,牽動中共面向國際局勢變化後的政治佈局,以及一步步走向國進民退的收緊手段。

破題解讀,全中國的下一步在何處?且看分曉: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