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賀建奎成科技狂人 來自中共邪惡基因


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上,備受爭議的中國「基因編輯嬰兒」項目負責人賀建奎現身發言。(AFP)

以千人計畫身分從美國回來的賀建奎,從創業角度來看頗有成績,六年創辦了八家公司,獲得投資2億多人民幣;但從科研角度看,他更像中共邪惡基因培育出的科技狂人,所以才有了震驚全球的基因編輯嬰兒誕生。

《封面故事3-1》首例基因編輯嬰兒震驚全球 賀建奎的瘋狂後臺

《封面故事3-2》中共邪惡基因 培育出科技狂人

《封面故事3-3》全球警惕中共 打開潘朵拉魔盒

文 _ 齊先予

賀建奎夫婦 身兼商人學者雙重身分

賀建奎1984年生於湖南省婁底市新化縣,從小就想當愛因斯坦,他聰明好學,2006年本科畢業於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近代物理系,2007年赴美國德州侯斯頓的萊斯大學讀博士,師從麥可.蒂姆(Michael Deem)。賀建奎活躍於當地華人社區,曾選為萊斯大學中國學生會主席,還代表過侯斯頓地區中國留學生參加國慶升旗儀式。

2010年獲美國萊斯大學生物物理學博士學位,並獲中國留學基金委頒發的「國家優秀自費留學生獎」。當年年底與曾艷舉行了婚禮。曾艷也是湖南人,她在湖南大學數學系畢業後前往海外,畢業後在美國加州政府交通部工作,據稱她是一位交通研究專家。

婚後,賀建奎同妻子一起留在加州工作。2011年至2012年賀建奎在斯坦福大學從事博士後研究,期間師從斯坦福大學生物醫學工程系斯蒂芬.奎克教授,從事基因測序研究。

2012年賀建奎被千人計畫和深圳市孔雀計畫引進回國,當了南方科技大學生物系副教授,主攻實驗室用物理,以及用統計和信息學的交叉技術來研究複雜的生物系統;研究集中於免疫組庫測序、個體化醫療、生物信息學和系統生物學。2012年指導南科大代表隊獲iGEM亞洲賽區金牌和銀牌;2013年,賀建奎入選「深圳市優秀教師」。 

如今賀建奎的微信個性簽名上依舊寫著一串頭銜:國家千人計畫專家-南方科技大學-瀚海基因-因合生物。

天眼查數據顯示,賀建奎是八家公司的股東、六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且是其中五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其中包括深圳因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瀚海創業投資管理合夥企業、珠海南柒君道科技合夥企業等。

這八家公司的總註冊資本超過1.51億元人民幣,這幾家企業全有南方科技大學的股份和背書,名曰南科大創新的典範。據說這些公司主要由曾艷幫忙打理。

宣稱世界領先的 第三代基因測序儀


2016年8月4日,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科研人員在實驗室將用於單分子測試的芯片放進第三代基因測序儀。(大紀元資料室)

這位「80後」人生的第一聲巨響出現在2017年7月。賀建奎宣稱其帶領團隊自主研製出了「亞洲第一,世界領先」的第三代基因測序儀。據介紹,隨著第三代基因測序儀的量產及運用,預計2019年左右,人們只要花費約100美元就可測自己的基因信息,比目前1000美金的基因測序費用降低了九成。

央視專訪了賀建奎,鏡頭裡賀建奎滿面笑容興奮地表示:「有人說,我們掀起了全球(基因)測序界的震動,沒錯,就是我,賀建奎,是我幹的。而且,第三代測序儀的準確率比美國的、英國的還要準。」

這個成果是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做的,賀建奎持有 27.42% 股權,在公司擔任董事長、創始人,另外賀建奎還通過珠海瀚海創夢科技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間接獲得了5.83%的股份,總持股份額為33.25%。

瀚海主要業務是第三代基因測序儀的產業化。瀚海從2012年成立六年來,估值超過百億。

2018年4月,瀚海基因獲得了2.18億元A輪融資,由同晟資本領投,希夷資產等五家機構參與跟投。拿到融資後,賀建奎表示,瀚海基因在2017年成功研發出亞洲第一臺具有世界領先水平的第三代基因測序儀樣機。如今已經收到了第一筆700臺測序儀的訂單,在深圳市羅湖區政府的支持下,瀚海基因正在建設一個1萬平方米的產業園,建好後三代測序儀產能可達到每年1000臺的水準,如果滿負荷生產,每年能有50億元價值的產能。

除了瀚海基因融到2.18億元,賀建奎的因合生物在11月20日也拿到一筆5000萬的A輪融資,領頭方為註冊資本2.41億的正威集團、乾江資本。

如果瀚海基因是一家科創公司,是賀建奎最驕傲的公司,那麼同做基因檢測技術開發的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便是其最花錢的公司。該公司註冊資本達到6666.66萬元人民幣。賀建奎是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45.5%。深圳市高新技術產業園服務中心、深圳市南科大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分別持股30%、24.5%,「產研一體」的學院派風格。

南科大爆「內幕消息」 哈佛參與?


賀建奎(右)在美國時並沒有做過基因編輯的生物實驗,他只是用物理手法測過基因排列順序。此次賀的基因編輯嬰兒研究的團隊中包括哈佛大學的教授。(大紀元資料室)

細心的讀者會發現,賀建奎所學專業不斷在變,從本科的近代物理,到碩士的生物物理學,再到博士後的基因測序。他主要偏重物理測試,而不是生物實驗。

在美國求學期間,賀建奎發表了多篇論文,包括《單細胞基因組學生物信息學的當前挑戰》、《流感疫苗接種後人抗體庫的譜系結構》等,2008年他還發表了論文《世界貿易網絡的結構和響應》,與生物學並不相關。

2010年9月14日,賀建奎和其萊斯大學導師麥可.蒂姆(Michael Deem)在《物理評論通訊》(Physical Review Letters)發表了他的博士論文Heterogeneous Diversity of Spacers within CRISPR,直譯為:CRISPR中間隔區的異質多樣性,研究CRISPR在選擇壓力下的間隔物的多樣性。

美聯社也沒查到賀建奎就基因改造試驗發表過的任何論文,也就是說,賀建奎本人在美國時並沒有做過基因編輯的生物實驗,他只是用物理手法測過基因排列順序。

然而,在回國五年後的2017年,賀建奎在美國著名的冷泉港實驗室(CSHL)介紹了他在南方科技大學所做的工作,主要是在小鼠,猴子和大約300個人類胚胎上使用了CRISPR / Cas9。CSHL是一家私營非盈利機構,研究項目主要集中在癌症,基因組學等。因為按照美國法律,國立機構是不允許做基因編輯的。


據傳,賀建奎11月28日在國際基因組編輯峰會之後,被南科大的校長陳十一來港將他帶回深圳。目前賀建奎現已被校方「軟禁」。(AFP)

12月1日香港《蘋果日報》稱,來自深圳南方科技大學的內幕消息披露,賀建奎已經於11月28日在國際基因組編輯峰會之後,被南科大的校長陳十一來港將他帶回深圳,兩人談了六個多小時。目前賀建奎現已被校方「軟禁」。

南科大的內幕消息稱,該事件是一宗有意逃避西方法律、學術法規與監管制度而進行的人體胚胎基因編輯試驗,主謀是幾位海內外生命科學專家。

參與者包括:賀建奎在萊斯大學的博士論文指導老師Michael Deem,及他在斯坦福大學的博士後導師,團體中甚至包括哈佛大學的教授。賀建奎2017年底曾親自去了哈佛大學,向團隊中的哈佛教授匯報實驗進度。

至於哈佛大學的教授是誰,爆料人沒有提,不過至今唯一一個公開支持賀建奎做基因編輯嬰兒的專業人士,是哈佛醫學院遺傳學教授、基因工程專家丘吉。

對於為何選擇中國作為試驗地,內幕消息稱:就是看中了中共法律的漏洞和賀建奎這個大傻瓜!而基因編輯嬰兒的主要資金來源,是以「瀚海基因測試儀公司」的名義募集的社會融資,約有2億多人民幣。這些利益集團在幕後操縱這場基因編輯實驗。

面對海內外強烈譴責,被賀建奎指為基因編輯嬰兒經費來源的南科大,除了第一時間發出緊急聲明「深表震驚、嚴重違反倫理」、「(賀建奎)在校外開展,校方與生物系一概不知情」之外,在傳出南科大「軟禁」賀建奎的同時,爆出上述的「內幕消息」是否真實,有待驗證。

南科大出資 父母知情同意書曝光


在南科大賀建奎研究室官網中針對參與試驗志願者的知情同意書披露,項目的主要目標是「生產」可以免疫HIV1-型病毒的嬰兒,項目經費來自南科大。(大紀元資料室)

賀建奎與南方科技大學校長的密切關係,早前就有媒體報導。

2018年5月,賀建奎接受《中國青年報》的中青在線記者採訪時說,學校允許他每五天有一天在外面處理公司事務。後來有外面資金進入,「因為我們這個公司做得有影響力了、做大了,校長特殊批准,允許我停薪留職兩年,專心把企業做好、做上市,然後再回來。」。

關於企業收益分配問題,他還解釋,南方科大有明確規定,老師創辦企業,學校占老師名下股權的10~30%。他說,學校入股公司,在知識產權方面、公司核心技術持續提升方面會給企業帶來幫助。

據《新京報》報導,在南方科技大學賀建奎研究室官網裡,有針對參與試驗志願者的知情同意書。據知情同意書披露,項目的主要目標是「生產」(produce)可以免疫HIV1-型病毒的嬰兒,項目經費來自南科大。

按照知情同意書,在臨床試驗中產生的費用由項目組承擔,金額為每對夫婦28萬元,包括住宿費、誤工費、看護費、保險費等。在對胚胎進行基因編輯後,除非志願者母親沒有懷孕或流產,又或胎兒被檢測出重大疾病,志願者想要退出項目需要償還此前項目組提供的所有資金。

風險告知方面,知情同意書提到試驗存在脫靶的風險。但是項目組會通過全基因測序、PGD基因篩查技術、羊膜穿刺術等手段降低傷害的可能性,項目團隊表示不承擔超出現有醫學科學和技術的風險後果。

同時,不能完全排除人工授精手術期間HIV病毒感染母親或嬰兒的風險,但這並非項目造成,因此團隊不會為此負責;參與項目的新生兒如果出現畸形、先天缺陷、患有遺傳性疾病,這些屬於自然風險,項目團隊對此不承擔法律責任。

同意書寫明,項目團隊的權利包括,項目組或醫療機構應保留嬰兒臍帶血供以後使用,還有嬰兒的肖像權,可向公眾開放等。而研究團隊將對嬰兒進行至少18年的健康隨訪,並解釋是因為基因編輯技術存在不確定因素,如脫靶效應、療效和持久性等。

如試驗中發生基因編輯引起的異常,志願者孩子將在一流醫院接受進一步治療,所有治療費用由保險公司和研究小組承擔,無金額限制。孩子出生前後的幾個月,如果發生任何意外,即使它與本研究無關,該項目團隊也將承擔相應的賠償,但限額5萬元。

消息曝光後,網民議論紛紛:「南科大已被釘在歷史恥辱架上!」「你們在幹731當年幹過的事,這個就是挑戰人類基因的人體試驗!」「這個比731惡劣多了,731毀滅的是個體,它們這是想毀滅全人類啊。」

不管賀建奎怎麼算出試驗費用每家28萬元,但可以猜測,這個數字可能就是今後的收費標準:誰想給孩子做基因編輯,就得付費28萬。

或更多嬰兒誕生 400個人類胚胎


賀建奎團隊另一個使用400個人類胚胎進行基因編輯的臨床試驗也被曝光。該研究由深圳大學附屬第三醫院(羅湖區人民醫院)醫學倫理委員會批准。(Getty Images)

據《三聯生活周刊》介紹,賀建奎明知這一實驗存在是否合法及倫理觸及禁區,但他利用其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的身分,在2017年3月主動聯繫到中國最大的愛滋病者互助平臺、公益機構「白樺林全國聯盟」的負責人白樺,介紹自己的研究項目,並表示希望通過「白樺林」招募臨床試驗志願者。

於是,白樺幫助賀建奎從200多名「男方愛滋病毒血清呈陽性、女方呈陰性,而且患者家屬必須知曉另一方為愛滋病病毒感染者」的報名夫婦中,找到了50多個符合要求的夫婦。但賀建奎只選了8對,剩下的可能就是他實驗成功後的第一批顧客吧。

白樺稱,他在將信息提供給賀建奎研究團隊後就再無參與,也對志願者需簽署的知情同意書內容不知情。事後他很後悔自己被騙了,因為他覺得他是在與南方科技大學合作,而不是與某個人。

另外,賀建奎團隊另一個使用人類胚胎進行基因編輯的臨床試驗也被曝光,看來他是準備大幹一番,一發而不可收了。

澎湃新聞報導,賀建奎團隊計畫對400個人類胚胎進行操作,以研究不孕不育等疾病,目前正在進行中,「實驗結果暫不公開」。實驗募集到的胚胎數量未知。

世界衛生組織國際臨床試驗註冊平臺的一級註冊機構「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網站顯示,該研究課題名稱為《人類廢棄胚胎,小鼠和猴子胚胎基因編輯安全性評估 》,註冊號為ChiCTR1800018955。

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網站發布的相關醫學倫理委員會審查申請書顯示,上述研究由深圳大學附屬第三醫院(羅湖區人民醫院)醫學倫理委員會批准。研究時間為2017年4月至2020年4月。

也就是說,不光深圳和美婦兒醫院批准了賀建奎把愛滋病基因去掉後生產出嬰兒,深圳羅湖區人民醫院也批准了他做類似的人體試驗,這說明,賀建奎是得到大陸很多醫院和政府衛生部門批准的「合法」行動。

賀建奎故意闖禁區

也許有這些合法的外衣,賀建奎早就準備好,故意要闖國際禁區了。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11月24日賀建奎作為共同作者的一篇英文論文在基因編輯同行評審期刊《The CRISPR Journal》發表,論文主要論述了基因編輯在臨床應用上應該遵循的倫理準則。

在《The CRISPR Journal》網站,這篇名為「Draft Ethical Principles for Therapeutic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ies」(輔助生殖治療技術的道德原則草案)的論文,第一作者為賀建奎,而在另外四位共同作者中,還有一位名為賴安.費雷爾(Ryan Ferrell)也參與了「基因編輯嬰兒」實驗的相關工作,他是美國專業的公關人士。

與其同時,就在11月26日《人民日報》網路版記者發表那篇報喜文章之前,賀建奎就把早已準備好的五個視頻,發表在YouTube和優庫視頻網了,他的帳戶叫「The He Lab」。賀選在香港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大會之前宣布這個重磅消息,經公關公司的運作,果然達到了非常好的宣傳效果。

只是這些宣傳效果不是賀建奎預期的表揚,而是國內外科學界一致認為其行為觸及科學倫理的底線,批評和譴責鋪天蓋地而來。大陸涉事機構急於撇清,官方也已下令賀建奎停止做科研。

賀違背自己提出的五大倫理原則


無論賀建奎在文字上和口頭上表達出多麼美好的意願,但他的實際行動已經徹底違背了醫學倫理。(Fotolia)

賀建奎在視頻中提出了他所展開的「治療輔助生育技術」的五點倫理原則,他將之稱為「我們的核心價值」。在賀建奎實驗室官方網站上,可以看到這五點倫理原則的英文版以及簡短的中文總結:

悲憫之心:Mercy for families in need(對有需要家庭的悲憫之心)。

有所為更有所不為:Only for serious disease, never vanity(僅為醫治嚴重疾病,永不為虛榮心)。

探索你自由:Respect a child's autonomy(尊重孩子的自主權)。

生活需要奮鬥:Genes do not define you(基因不能定義你)。

促進普惠的健康權:Everyone deserves freedom from genetic disease(所有人都應該有免於遺傳疾病的自由)。

不過,無論賀建奎在文字上和口頭上表達出多麼美好的意願,但他的實際行動已經徹底違背了醫學倫理,即使按照他自己擬定的五大倫理原則,他都已經違背了,因為愛滋病毒主要是通過性交傳染,根本不會遺傳給下一代,而且他選的都是妻子沒有被感染的,他這麼做只是為了商業炒作。

中南大學倫理問題研究學者田曉山博士對BBC表示,雖然世界不少國家法律明文禁止以妊娠為目的的基因編輯,但中國只有2003年制定的《人胚胎幹細胞研究倫理指導原則》,採取相對開放型的備案制。

田曉山說:「法律不禁止,也就可以視同是允許。」也許賀建奎和南方科大、還有和美的人都是這麼想的,中共官方也是這麼批准實驗的。

但查查2003年制定的《人胚胎幹細胞研究倫理指導原則》第六條寫道:

進行人胚胎幹細胞研究,必須遵守以下行為規範:(一)利用體外受精、體細胞核移植、單性複製技術或遺傳修飾獲得的囊胚,其體外培養期限自受精或核移植開始不得超過14天。(二)不得將前款中獲得的已用於研究的人囊胚植入人或任何其他動物的生殖系統。(三)不得將人的生殖細胞與其他物種的生殖細胞結合。

看來,連大陸專門研究倫理問題的學者都在鑽空子。中國沒有制定法律禁止基因編輯嬰兒的誕生,但有相關研究倫理指導原則禁止做這樣的實驗。出問題的絕不只是賀建奎一人。

值得思考的是,修改人類基因這個被視為潘朵拉魔盒、不能打開的技術,為何竟會在中國屢屢被當作科技新成就公開出現呢?

香港《經濟日報》分析,最主要原因有三:一是社會道德淪亡、不少人為利打破所有底線,醫療界更是重災區;其次,有關監管機構缺乏必要的敏感性和警惕性;最後,一些科技騙子利用國人渴望在科技創新上擺脫落後的心態,搞一些離經叛道或弄虛作假的項目,從中獲利。

中共反人類的本性催生科技狂人


西方基因科學家完全能夠編輯修改基因,但在信仰和倫理的守護下克制實行,而中共的無神論灌輸助長了科技狂人的妄為。圖為製造「首例基因編輯嬰兒」的賀建奎。(宋碧龍╱大紀元)

如果把人體基因比喻為一部精密儀器,就好比超級電腦的主機板,你拿把剪刀在裡面隨便剪掉一部分,那電腦就無法正常工作了也好比人的闌尾;過去醫學認為,「闌尾發生炎症就要盡早切除」,但是隨著研究的深入,人們逐漸意識到,闌尾是具有重要功能的。切除闌尾,可能會影響免疫功能並且可能會增加結腸癌等癌症的發病率。

何況,人體基因不是闌尾,是決定人生生世世的關鍵元素。

實際上,西方基因科學家已經完全能夠編輯修改基因,但是在信仰和傳統尚存的地方,科學無法控制後果的探索在最後關頭能夠被遏制,而中共的無神論灌輸卻助長了科技狂人的妄想妄為。

基因編輯嬰兒發展下去,就是量身定制和設計各種嬰兒,全世界70%的國家和地區都相信人是神造的,當人自己能造出人的時候,就是人類自己毀滅之時了。

赫胥黎在《美麗新世界》描摹了一個「從試管中來的世界」,城市人在出生前就被分為了阿爾法、貝塔、伽馬、德爾塔、厄普西隆五種胚胎,將來成長為特定的五種人。阿爾法在胚胎階段即被妥善保管,以便未來被培養為各級領導人;厄普西隆在胚胎階段被人工做了缺氧處理,以便未來成為痴呆的勞動力。

儘管賀建奎自己撰寫了基因修改的五大倫理原則,比如,只為治療疾病,絕不用於其他。不過,那只是他現在個人說給別人聽的美好願望。別說他自己將來能否做到,就是在今天,為了得到科研經費,他參股了七家公司,要以商業來養科研,完全有可能某一天,一位巨富給他錢,他就會幹出違背醫學倫理的事,因為人的基點就是名和利。

為了名利,那些能夠修改基因的科學家,可能出於私利,要造出一個有害於他人的人,就像好萊塢大片裡描述的科技怪人那樣,製造出魔鬼來危害人類。

不難發現,原本一個勤奮好學、聰明能幹的科技才俊,卻被中共的千人計畫所誘惑,在名利心的驅使下,被逼成了一個為了商機而挑戰人類倫理、為了出名而急功近利的商人,是名利心害了他。

今年9月,美國傳出聯邦調查局(FBI)已將千人計畫學者列為調查重點,並按名單一個一個查,並指千人計畫恐將淪為「入獄計畫」。因為美國國務院和FBI相信,千人計畫的一部分與中國軍隊密切相連。目前有名列千人計畫的華裔科學家,被美方以間諜罪名拘捕。包括美國通用電氣公司(GE)主任工程師鄭小清、美國維吉尼亞理工大學教授張以恆、美國氣象專家王春等人。

表面上看這次違規生產基因編輯嬰兒,是賀建奎的錯,是和美醫院的錯,是南方科大的錯,但歸根結底,是中共制定的科技法律的缺失,是醫學倫理監管部門的失職,是中共這個體制的罪惡溫床,讓這些人有空子可鑽。


表面上看這次違規生產基因編輯嬰兒,是賀建奎的錯,是和美醫院的錯,是南方科大的錯,但歸根結底,是中共科技法律的缺失,是中共這個體制提供罪惡的溫床。(Getty Images)

也就是說,賀建奎他們背後的瘋狂後臺就是中共體制。

中國人在中共七十多年無神論的強制灌輸下,很多人形成了一種變異的觀念,癡迷地相信:人定勝天、要與天鬥、與地鬥、與神鬥,蔑視生命、藐視神靈。

當賀建奎之類妄想充當造物主的科學家們,在缺乏人倫教育的背景下,在中共體制的鼓動下,要爭當世界第一、人類第一時,他們就掀開了潘朵拉魔盒,把魔鬼放出來了,他們自己也一腳踹開了通往地獄的大門。

讀過《九評共產黨》的人都知道,中共具有九大邪惡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就是毀滅人類。

可以預測,這次雖然中共科技部門嚴厲批評了賀建奎,但相信過不了多久,中共還會重用他,因為中共邪靈需要人間狂人做出各種逆天叛道的事,來為邪靈提供投胎的機會。

學者淪為不法商人,這就是中共邪惡體制毒害的結果。只可惜賀建奎,在美國待了六年,也沒讀懂《九評共產黨》,建議他通過 自由門翻牆軟件 下載此文,好好讀讀,不要再被中共驅使和鼓動了。◇

新紀元周刊 第612期

新紀元周刊 電子雜誌 一年訂閱 ( 點擊進入 )

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機場書店

香港機場、新加坡樟宜機場、台灣松山機場、台灣桃園機場、台灣高雄機場、台灣台中機場等。

一般書店

香港田園書店、台灣誠品書店、台灣三民書店、台灣建弘書店等。

其他販售處

請逕洽各國服務處或地方書店。

中美貿易戰迄今,牽動中共面向國際局勢變化後的政治佈局,以及一步步走向國進民退的收緊手段。

破題解讀,全中國的下一步在何處?且看分曉: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