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全球警惕中共 打開潘朵拉魔盒


2018年11月26日,中國大陸科學家賀建奎宣稱,世界上第一對女性雙胞胎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消息一出,激起軒然大波。(大紀元資料室)

世界上第一對女性雙胞胎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科學家發表聯合聲明,這項基因編輯技術早就存在,並非任何創新。

科學界譴責此舉嚴重破壞醫學倫理,禍害人類社會,並擔憂打開「潘朵拉魔盒」將給人類帶來可怕災難。 

《封面故事3-1》首例基因編輯嬰兒震驚全球 賀建奎的瘋狂後臺

《封面故事3-2》中共邪惡基因 培育出科技狂人

《封面故事3-3》全球警惕中共 打開潘朵拉魔盒

文 _ 王華

2018年11月26日,大陸媒體宣稱賀建奎首創了基因編輯嬰兒,但在賀建奎之前,就有好幾個中國人,在基因編輯領域成為全球矚目之人。

有人說,中共治下的中國是盛產科技狂人之地,因為這裡一沒倫理,二沒法治,三沒輿論監督,是全世界邪惡冒險者的樂園。隨著中共以舉國之力來搞科研,未來「設計嬰兒之父」就很可能出在中國。

張鋒:基因編輯技術的發明人之一

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張鋒,是賀建奎採用的基因修飾技術CRISPR-Cas9的發明人之一。為此他獲得了美國專利,並被視為諾貝爾獎的熱門人選之一。

張鋒1981年10月22日生於石家莊市,11歲時隨父母移民到美國愛荷華州。12歲那年,電影《侏羅紀公園》讓他迷上了生物。不久老師幫他在當地的人類基因治療研究機構找到了一份志願者的工作。從此以後,張鋒每天放學以後都會到實驗室來參與一些分子生物學的工作。

中學時代張鋒贏得了很多科學活動的大獎,特別是在2000年的Intel Science Talent Search,張鋒獲得第三名。這項享有盛譽的科學大賽起源於1942年,已經有8名獲獎者後來榮獲諾貝爾獎,其中就包括錢學森的堂侄,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錢永健教授。

後來張鋒順利考取了哈佛化學及物理專業。他沒有選擇分子生物學,是因為他想打好理論基礎,以便今後能有自己的獨創。在哈佛,張鋒受到莊小威的賞識,進入了她的實驗室。

2004年,張鋒來到斯坦福大學讀研究生,做出了大名鼎鼎的光遺傳技術(optogenetics),利用光學刺激和來自水藻的光敏感蛋白精密控制大腦神經元活動。他因此榮獲了2012Perl-UNC Neuroscience Prize和2014 AlanT. Waterman Award。

在遺傳學和神經科學領域,張鋒對兩種革命性技術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一是開發出了利用光啟動大腦神經元的技術,二是如何快速、簡便且有效地編輯植物和動物、包括人類在內的基因組,也即是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

CRISPR-Cas9是繼「鋅指核酸內切酶(ZFN)」、「類轉錄啟動因數效應物核酸酶(TALEN)」之後出現的第三代「基因組定點編輯技術」。與前兩代技術相比,其成本低、製作簡便、快捷高效的優點,讓它迅速風靡於世界各地的實驗室,成為科研、醫療等領域的有效工具。

為此,張鋒獲得2016年引文桂冠獎(Citation Laureates)名單,2017年8月15日,張鋒獲阿爾伯尼生物醫學獎,成為史上第二名獲得此獎項的華人學者。2018年4月,他獲得美國人文與科學學院院士。 

在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的專利歸屬上還發生過紛爭,博得研究所的張鋒實驗成功在前,而加州大學杜德娜(Jennifer Doudna)的專利申請在前。這裡面的故事就不講了,但牽出了又一位華人林帥亮。

2011年10月至2012月6月,在張峰實驗室時,林帥亮的身分是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和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聯合培養項目的博士生,經北京大學教授饒毅推薦,進入張峰實驗室。2012年12月,張鋒和博多研究所的CRISPR專利申請名單中,林帥亮在列。

2015年2月28日,正值林帥亮3月1日美國簽證過期的前夕,林帥亮向杜德娜發送求職郵件,表示願意提供更多關於博多研究所CRISPR實驗的數據,並在3月2日,得到了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職位。

不過這項專利之爭,還排出了在這一工作最先驅的科學家、西班牙的Francisco Mojica。


美籍華人生物學家張鋒(右一)是基因編輯技術CRISPR-Cas9的發明人之一,獲得了美國專利。而張鋒信神,反對把基因編輯技術用於人體。(Getty Images)

儘管張鋒後來自己創立了Editas Medicine公司,專門做藥物編輯,但因為是在美國這個大環境下,絕大多數美國人都是信神的,因此,張鋒從來都反對把基因編輯技術用於人體。

沒想到七年後,賀建奎不計後果地做了一件瘋狂事。

黃軍就:第一個編輯人類胚胎基因

黃軍就,1980年出生在廣東江門。在高三時獲多個競賽獎項,僅1999年便獲廣東省生物(奧林匹克)競賽二等獎、廣東省中學生生物學競賽(決賽)三等獎、全國高中化學競賽國家一等獎。2000年高中畢業,進入中山大學生物技術專業學習。後來他留校工作。

24歲時,黃軍就的團隊利用廢棄的86份人類胚胎做實驗,試圖修正一個常見的血液病基因。雖然這批胚胎在實驗結束後,被及時銷毀了,但這項「大膽」的實驗引起了廣泛的憂慮。

《自然》、《科學》和《細胞》等這個領域的頂尖雜誌拒絕發表這項論文,他們認為這項實驗違反了安全與倫理標準。研究最終發表在一份影響力不大的在線期刊《蛋白質與細胞》上,主編是中國人,時間是2015年4月18日。


廣東黃軍就團隊首次利用CRISPR-Cas9技術修改人類胚胎基因。在中國,基因編輯是一個正在受到國家意志推動的研究領域。(Pixabay)

事實上,黃軍就及其團隊完成了世界上首次在人類胚胎開展的基因修改實驗,首次利用CRISPR-Cas9技術修改人類胚胎基因,該技術試圖修改人類胚胎中一個可能因為突變導致β-地中海貧血症的基因。這為治療在中國南方兒童中常見的遺傳病地中海貧血症提供了可能。

2015年12月17日,《自然》雜誌將黃軍就列入2015年度全球十大科技人物。不過就在黃軍就的這次實驗中,就有三分之一的胚胎出現了脫靶突變。

2016年,在四川大學的華西醫院,醫生們抽取肺癌患者的一些血液,嘗試用這項技術來改造血液中的T細胞,使之獲得攻擊腫瘤細胞的能力,然後再進行回輸。

在之後的兩年中,很多大醫院開始了類似的試驗,根據《華爾街時報》在今年早些時候的報導,美國國家醫學圖書館的資料庫中就記錄了中國的9次基因編輯試驗。

一位美國的基因編輯研究團隊首席科學家提到:在將CRISPR等西方國家開創的基因編輯技術加以應用的方面,中國可能超過了美國。

而這也許正是中共希望見到的。在中國,基因編輯是一個正在受到國家意志推動的研究領域,基因編輯被列入中國在2016年制定的「十三五」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促進基於基因編輯研究的臨床轉化和產業發展。假如能產業化,那就成了中國製造2025規劃的一部分了。

2015年召開首屆 全球基因科學家峰會

也許是受黃軍就事件的刺激,2015年12月1日,全球基因領域頂尖學者聚首華盛頓,召開歷史性的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International Summit on Human Gene Editing)。會議由中國科學院、美國國家科學院、美國國家醫學院及英國皇家學會聯合召集,20多國學者參加,在為期三天的時間裡探討基因編輯技術及其引發的安全、法律和倫理等問題。

不過,峰會主持人、加州理工學院病毒學家、諾貝爾獎獲得者David Baltimore談到峰會主題時的一番話很有內涵,「最重要的問題是,我們打算什麼時候(如果有的話)用基因編輯技術改變人類遺傳。」

所以,三年後在香港舉行的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時,同樣的峰會主席David Baltimore ,只是批評賀建奎很多該做的論證沒有做就貿然行事,是不負責任的,但沒有說這件事絕對不能做。

基因編輯可視為生物版的「複製–黏貼」,即通過基因編輯技術,修復或替換特定DNA片段。基因編輯技術的首要問題之一在於安全性,目前科學家們普遍使用的是CRISPR-Cas9技術。這種技術具有快速、簡便、成本低等優勢,但也可能出現脫靶效應(off-target),即原本想操作某個基因,卻作用到了另一個基因上。對此,張鋒的研究把脫靶效應降低到了幾乎無法檢測的水準,令基因編輯技術的安全性越來越有保障。

Crispr-Cas9技術發現者之一、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生物系教授Jennifer Doudna在首屆峰會上表示,生殖細胞基因編輯可能對人類基因組造成永久性改變,固然需要慎重,但完全禁止也會阻礙科研進步,例如通過修改胚胎基因研究人類早期發展,相關研究可為流產等問題帶來啟發。


2015年12月1日首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上,中國科學院院長白春禮即表示想應用基因編輯這一技術。(大紀元資料室)

中國科學院院長白春禮表示:「我們願意與國際團體協作,探討如何制定適當的法規和實現這類技術的應用。」看來他們一開始就想應用。 

中國和多國 禁止編輯人類胚胎基因


目前,許多國家(包括中國)明令禁止對人類胚胎進行基因編輯,在一些國家,用人類胚胎做實驗是犯罪行為。圖為德國反對者舉牌抗議。(Getty Images)

目前,許多國家明令禁止對人類胚胎進行基因編輯,基因編輯工具只能用於非生殖的成年細胞,在一些國家,用人類胚胎做實驗是犯罪行為。

2014年有報告顯示,在接受審查的39個國家中,有29個國家禁止對人類生殖基因進行編輯。在25個國家,這項禁令具有法律約束力,如加拿大、澳洲、英國、法國等。

如在加拿大,根據2004年的《人類輔助生殖法》,違法編輯人類基因組將面臨最高10年的監禁;澳洲則是世界上對基因編輯研究調控最嚴格的國家之一。根據澳洲禁止克隆人法案(2002),改變胚胎細胞的基因組是違法行為,違者有可能面臨15年的監禁。

在美國,法律雖然沒有明確對該項活動進行處罰,但也禁止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審查「有意創造或修改人類胚胎以包含可遺傳基因修飾的研究」,相關研究只能申請私人研究基金,不能申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基金。

中國、印度等4個國家尚未立法,但2003年中國已通過禁止性的指導檔,也就是說,賀建奎至少是違規了。

楊璐菡:培育出可用於人體器官移植的活豬

大陸知名的基因編輯科學家,還有一位四川姑娘叫楊璐菡。

2017年11月30日,《彭博商業周刊》所發布的2017年度「全球商業最具影響力50人」榜單中,上榜人物所涉領域涵蓋金融、政治、科技、娛樂等。

在科技領域,貝索斯、馬斯克、孫正義等人上榜。騰訊公司總裁劉熾平與美國eGenesis公司的聯合創始人楊璐菡,則是榜單上「唯二」的兩位中國人。而該榜「常客」之一的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則跌出2017年榜單。

楊璐菡可能出生在1984年之後,她在北京大學本科畢業後,前往哈佛大學攻讀碩士和博士學位。曾因第一個利用CRISPR-Cas9技術修改細胞基因組和領導eGenesis公司,而被福布斯雜誌評為2014年30歲以下30個科學醫療領域領軍人物之一。2017年3月入選世界經濟論壇評出的2017年度「全球青年領袖」。

楊璐菡和她在哈佛的博士生導師、美國科學院及工程學院雙料院士喬治.丘奇(George Church)創立了一家叫eGenesis的生物技術公司,致力於推動異種器官移植臨床應用。而這個丘奇教授,就是公開聲援賀建奎的人。

2017年8月,他們宣布培育出了世界上首批對器官移植而言無「毒」的活豬,成功解決豬器官用於人體移植最重要的安全性問題,為全世界需要器官移植的上百萬病人帶來希望。

複製獼猴在中國誕生 離複製人還有多遠?

中國學者在基因方面還走得更遠。

2018年1月24日,中國研究人員報告說,他們已經造出兩隻複製猴,這是用20多年前複製出多莉羊(Dolly the sheep)的技術首次複製出靈長類動物。


2018年1月20日,在上海出生世界首個體細胞克隆猴,取名為「中中」和「華華」的長尾獼猴,是用培養皿中生長的胚胎細胞造出來的。(大紀元資料室)

取名為「中中」和「華華」的長尾獼猴是用培養皿中生長的胚胎細胞造出來的。據發表在《細胞》(Cell)雜誌上的研究,複製出來的獼猴是同卵雙胞胎,它們的DNA來自最初為它們提供細胞的獼猴胎兒。複製的獼猴是在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出生的,由神經科學研究所非人靈長類模式動物平臺主任孫強領導的。

多莉羊是用冷凍了六年的乳腺細胞複製出來的。多莉羊出生之前,許多研究人員都認為這種複製不可能,因為這需要在精子讓卵子受精時,將成年細胞帶回到原來的未分化狀態。

但這種複製一旦被證明是可能的,研究人員馬上著手改進方法,並開始試驗複製其他的物種。自從多莉出生以來,研究人員已複製了23種哺乳動物,包括牛、貓、鹿、狗、馬、騾子、牛、兔子和大鼠。

然而,新複製出來的猴子仍很特別。「這是第一種複製出來的靈長類動物,」「我們與複製人類的距離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接近了。」專家說。

孫強和他的同事從一個打掉的雌性獼猴胎兒的細胞出發,用這些細胞造出了149個早期胚胎,它們都是DNA全部來自胎兒細胞的複製。其中有79個胚胎在實驗室中存活下來,而且顯得足夠健康,可移植到代孕母猴的子宮內。其中4隻母猴懷上了孕,但2隻母猴很快就流產了。最後只有2個活產。

他們預期,可以用這種方法來生產用於研究的猴子。不過,美國正在逐步停止使用靈長類動物進行醫學研究。

中國是冒險者的熱土:韓春雨與任曉平

在中國,從來都不缺少「瘋狂的科學家」。除了試圖「訂製人類」的賀建奎,還有癡迷於「換頭術」的哈醫大教授任曉平,以及用電擊治療孩子的網癮、發表近100篇論文的精神科醫生楊永信。

2016年還出了韓春雨事件。

韓春雨,1974年出生於石家莊,中國協和醫科大學理學博士。

2016年5月2日,韓春雨在國際頂級期刊《自然.生物技術》(Nature Biotechnology)雜誌上發表文章稱,他的團隊發明了一種新的基因編輯技術——NgAgo-gDNA,向已有的最時興技術CRISPR-Cas9發起了挑戰。論文發表後,在國內外引發強烈關注,甚至被部分媒體譽為「諾獎級」實驗成果。

但此後不久,有人提出韓春雨的試驗無法重複,有人說可以重複,彼此爭論不休、難有定論。2017年1月19日,《自然.生物技術》發布聲明指出,該期刊已獲得有關韓春雨實驗可重複性的新數據,然而半年多後的8月3日,該雜誌又發布聲明稱,韓春雨團隊主動申請撤回其於2016年5月2日發表在該期刊的論文。

2018年8月31日晚,河北科技大學公布韓春雨團隊撤稿論文的調查處理結果稱,未發現韓春雨團隊有主觀造假情況。

陸媒評論說,哪怕是從韓春雨的事件也能看出,中國的公眾和官方都十分期待本土科學家能夠在基因領域取得突破性的進展。在基因研究上,科學已經扛起為民族、國家爭奪榮耀的大旗。

任曉平的故事就更離奇了。

任曉平生於1961年,1979年考入哈爾濱醫科大學臨床醫療系,畢業後任職於哈爾濱市第一醫院骨外科。1996年他前往美國路易士維爾大學克拉納特手顯微外科中心(Christine M. Kleinert Institute for Hand and Microsurgery)研修。其間,他參與了世界上首例成功的異體手移植手術。

任曉平於2012年回到中國,出任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骨科副主任、手顯微外科中心主任。此後,他與義大利神經學家塞爾焦.卡納韋羅合作,於2017年11月在哈醫大實施了人類遺體頭部移植手術。


在中國,從來都不缺少「瘋狂的科學家」。癡迷於「換頭術」,拿屍體做移植的哈醫大教授任曉平。


北京基因研究室。(大紀元資料室)

拿屍體做移植,這本身就荒唐。只有在活體上實施的才能叫移植,因為移植的目的就是要用新器官移植替換到失去功能的壞器官。對此,全球最大的世界神經外科聯合會當即發表申明:「對病人沒有任何好處,只為了吸引媒體眼球的行為,在倫理學上不可接受,在科學方面也毫無意義。」

因為換頭術帶來的巨大爭議,卡納維羅被他所供職22年的都靈大學醫學院解約。此後哈爾濱醫科大學給予了他榮譽教授的頭銜。《南方周末》曾報導,卡納維羅非常羨慕任曉平的工作環境,「中國能給任曉平想要的一切,榮譽、人手、各種資源。」

任曉平在哈醫大這個三甲醫院的一棟大樓裡擁有三間寬敞明亮的實驗室。時任哈爾濱醫科大學校長楊寶峰校長還將任曉平視作是創新的典範,這位原中國工程院院士公開誇獎任曉平「勇於創新、敢於創新,年輕醫生應該向他們學習。」

據《人物》雜誌報導,任曉平每年都悉心準備材料,申報973「國家重點基礎研究發展計畫」,試圖為他的屍體手術爭取國家經費支持。根據任曉平估計,做這臺手術需要花費4億。他覺得4億並不多,這樣一個對人類有重大突破的課題,「40億也應該把它解決下來。」

中共治下,要為屍體花40億,這樣荒唐的事都成為可能了。

由於競爭 倫理審查呈「審慎–突破」交替

露露、娜娜出生後,賀建奎面臨全世界的譴責,但他依舊認為自己做得對,為此他還感到自豪。

賀建奎說:「媒體曾報導首例試管嬰兒Louise Brown的出生,當時一度有些爭議。但40年來,法規、社會道德與試管技術一同發展,並幫助800多萬兒童來到這個世界。試管技術切切實實給無數家庭帶來福祉,現在我們的基因技術則是幫助少數家庭的新試管技術。

我們堅信歷史終將站在我們這邊,既然人工輔助生殖技術對家庭有益,那麼基因手術在未來二、三十年後也將會是合情合理的。」

端聞有評論說,賀建奎如此自信,「究其原因,在國際科技激烈競爭的格局下,倫理的制約已不再是簡單化的禁區設置,而日益發展為一種動態的倫理軟著陸機制,即通過反覆細緻的權衡,尋求風險與創新之間的動態平衡。

因此,基因編輯等新興技術的倫理策略逐漸呈現出「審慎–突破」二元特徵:在技術上的潛在風險與不確定性較大時,多強調審慎與責任;在風險和不確定性可能得到有效抑制時,又試圖尋求倫理上可接受的突破性創新。

世界每每在悖謬中相反相成,黃軍就事件引發的衝突促成了相關國際倫理制約機制的建設。2015年12月,中英美等國共同成立了「人類基因編輯:科學、醫學和倫理委員會」,並在其後起草的報告《人類基因編輯:科學、倫理學和治理》中原則上承認了胚胎基因編輯在倫理上的可接受性:「可以允許生殖系基因組編輯試驗,但僅在要做許多研究以滿足批准臨床試驗的現有風險/受益標準之後,僅有令人信服的理由以及在嚴格的監管之下才能開展」。

而2018年7月英國智庫組織納菲爾德生物倫理學協會所發布報告進一步指出,在充分考慮科學技術及其社會影響的條件下,通過基因編輯技術修改人體胚胎、精子或卵細胞細胞核中的DNA在「倫理上可接受」。當然,英國要通過法律來允許基因編輯嬰兒的出生還遙遙無期,哪知賀建奎先行了。

大概是看到了倫理限制對基因編輯人類胚胎開了口子,賀建奎在全球專業峰會前的發難不可謂不處心積慮。儘管其聲稱歷史將證明其改寫了歷史的正當性,但這種完全不顧技術成熟度和無倫理限制的衝突的策略充其量只能以負面的形象載入科學的史冊。

人們常說,科學是把雙刃劍,一面可以治療疾病、保護人類,另一面又製造出大炮核武之類的凶器,毀滅人類。但事實是,科學毀滅的人類,比科學挽救的人類,數量要多出很多倍,科學根本不值得人崇信。


人體基因實驗目前仍然是一種治療性技術,由於西方社會有強大的宗教信仰在阻止科學狂人們去拿人的生命冒險,但在中共治下,就沒有這些約束了。(Getty Images)

基因科學也一樣,無論在中國還是在美國、英國等西方國家,都有一批人蠢蠢欲動,認為人類的選擇和改造基因勢不可擋,不過,由於西方有強大的宗教信仰在阻止科學狂人們去拿人的生命冒險,但在中共治下,就沒有這些約束了。特別是近年來,中共迫使各個行業都急功近利的「趕超、崛起、強大」,造成行業內認為人類基因操作早晚都要嘗試,與其讓西方占了先機,不如我們自己先搞成了。未來賀建奎們會做得更隱蔽、更狡黠。

時事評論員承山指出,近代愛滋病的出現有可能起源於人類的性亂,後來廣泛傳播於吸毒性亂之間。破壞著人體免疫系統,如果人們杜絕了淫亂吸毒和放縱,愛滋病自然消失匿跡。除了愛滋病,梅毒等性病也損害人體免疫系統,這不是偶然的,人有什麼行為就會品嘗到什麼後果。

在古希臘神話中,潘朵拉不聽神諭,放縱好奇,打開了不能打開的盒子,放出了災難,結果人類的確在戰亂、疾病、災難、謊言中一路走來。人類不守德行所遭到的報應,又怎麼能夠單純依靠醫學和生物學來制止呢?再以免疫愛滋病為藉口的人體基因實驗就更加謬以千里了。◇

新紀元周刊 第612期

新紀元周刊 電子雜誌 一年訂閱 ( 點擊進入 )

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機場書店

香港機場、新加坡樟宜機場、台灣松山機場、台灣桃園機場、台灣高雄機場、台灣台中機場等。

一般書店

香港田園書店、台灣誠品書店、台灣三民書店、台灣建弘書店等。

其他販售處

請逕洽各國服務處或地方書店。

中美貿易戰迄今,牽動中共面向國際局勢變化後的政治佈局,以及一步步走向國進民退的收緊手段。

破題解讀,全中國的下一步在何處?且看分曉:

 

您也許會喜歡